www.88pt88com

此情可待成追忆

李凡 [沧桑] 2013-04-25 19:56:19 星期四 晴天 查看:2456 回复:6 发消息给作者
1

    有一阵心血来潮学起摄影来。看到二次曝光的照片心情就恍惚起来,灵魂出窍许久。从那以后就经常在头脑中出现类似的画面。

    我租住的房子老的尴尬,只是旧,却并无时光刻划之感。斑驳的红砖外面被裹上一层又一层涂料,落魄却油光粉面。幸而阳光充足视野开 阔。天气晴好的清晨,阳光会透过杨树稀稀落落的枝叶间斑驳的倾泻进来。在半截水泥墙的外面,是繁华的CBD,北京的财富聚集之地。央视新大楼,财富中心, 国贸三期,银泰中心,都尽收眼底。

    每当我站在阳台向外眺望,我都有当初看到那些二次曝光的照片的恍惚感。头脑中的记忆越来越清晰,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直到我自己都分不清哪个是现实,哪个是记忆。

    2

    最近翻完了《穆斯林的葬礼》。看完后当然感慨良多。但是最先蹦到眼前的景象,是阿达跟我推荐这本书时激动的神情。

    十八九岁的我如果读了这本书,不知道十年后的我读后的感觉有什么区别。那正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伤感无奈源源不尽,完 全不像现在这样不麻木不仁。恐怕这就是区别。至于对世事有更深的洞察力啊,对作品的体会有历尽沧桑后的共鸣啊等等都是扯淡。我之于十年前的我,增长的只有 年纪。

    读什么书,看什么电影,大概就能把人归类。2005年的我在大量阅读西方作品,或者接近西方作品的作品,比如村上春树,比如余 华。跟我推荐《穆》的阿达在我眼里和书一样迂腐无趣。当时也大致确实如此。阿达在忙碌的学习生活间隙阅读,我在百无聊赖的时候阅读。我更多的时间用来踢球 睡觉喝酒打架和泡妞上。

    如果非要找点交集,那就是他的风格跟我虽然相去甚远,但较之大多数根本不读书的人来说,我们可以勉强归为读书的人一类。

    高中时代在相当长一段时间被我刻意遗忘了。直到不久前我接到远在福建的阿达的电话。那些记忆如同决堤的洪水,汹涌而来。阿达说,我在海哥的婚礼上看到Y了。

    3

    我喝了三瓶啤酒,那在当时几乎是我最高水准。我夸下海口,一个月内要追到Y。说完我就吐了,吐的昏天暗地。后来海哥说我喝了三瓶 啤酒,吐出来的却像是十瓶。我们爬上墙头,东子,海哥,王八和我,四个人骑在墙头上不敢往下跳。爬上来时没感觉很高,往下一看黑洞洞的心里没底。王八说咱 们石头剪子布,输的先跳。海哥说我他妈看不到,黑灯瞎火的扯什么蛋,老王八你先跳下去欠我的烟就不用还了。扑通一声,老王八跳下去了。下面安全吗,海哥 问。

    安全!

    我们相继跳下去了。全都跳泥坑里了。

    操你大爷老王八。我们三个人在漆黑的操场上追老王八追了十几圈。

    王八第二天醒来第一句话是我脑袋怎么这么疼,是不是昨天撞哪儿了。

    我用了一节数学课的前三十分钟洋洋洒洒写了满满5页情书。其中罗列了月光,微风拂柳等十余种浪漫情景和走廊,操场,女厕所门口等十余个虚拟的邂逅场所。倾诉了我的对Y的绵绵爱意和无尽的思念。折好了印刷精美的信纸后,等待下课铃响。

    4

    电话那边的阿达说,Y抱着她儿子,好像都三岁了。

    我说阿达你扯她扯这么多干嘛。你看这食品安全,空气污染,半岛核隐患这么多问题等着咱俩讨论呢。

    阿达说一提正经的你就扯淡。

    我说除了衣食住行生老病死什么不扯淡。

    5

    在我数十封情书的轮番轰炸下,Y终于跟我约在了黑漆漆的操场上。有月亮,躲在云层后半遮半掩。有微风拂柳,不走近恐怕是看不到。这正合我意。那些浪漫的故事都发生在月光皎洁的晚,关键的故事却都发生在月黑风高的夜晚。

    我有点冷,Y说。

    我抓住她的手,她猛的抽走,我又抓住。

    我给你暖暖手。

    流氓

    半年后她终于躺在了流氓的身边。

    我恐怕真爱上她了,我说。黑漆漆的寝室我们喝着啤酒就着薯片。海哥的烟头一闪一闪。

    你是爱上睡她了,海哥看透世事的语气说。

    我没开玩笑,我应该跟她坦白,让她原谅,然后好好跟她处下去。

    东子说你跟他说我其实不喜欢你,是我海哥追你不成心怀怨恨要追你再甩你为哥们报仇,现在我真爱上你了,我向你坦白,以后我实心实意的爱你?你演琼瑶剧呢?

    老二我支持你,喜欢一个人最重要的是信任。没有完全的信任你这份感情就有污点,这污点不擦去就会在你心里一直困扰你。阿达从上铺翻身说。

    6

    我最终没有勇气说出那句话。反正都在一起了,怎么在一起的就不重要了。

    我继续踢球,喝酒,读各种没边儿的书,和Y约会。

    有一天王八跟我说老二有人找我麻,当我面逗苗苗。

    苗苗是王八的女朋友

    我说你约他,我去码人。

    当天晚上我约好20多个兄弟,准备去学校后面的胡同里去会那小子。

    Y不知道从谁那知道了消息,过来拉住我说你能不去吗。

    我说不能,他侮辱我兄弟,胜过侮辱我。

    Y说你为了我能不去吗?你这样出事了怎么办?你会被开除的知道吗!

    我躲过Y的眼神,我知道我要是看她的眼睛我就会心软。我挣开她的手走了

    那小子去了医院,派出所的警车在校门口停了半个小时。由于校方的坚持,我们没被拘留。我,海哥,王八几个主犯被停课了。

    停课的一个月里我天天在外面呆到很晚。没钱喝酒,我就四处走,爬山。爬到山顶我仰望天空。或月朗星稀或乌云密布,都没有我拉住Y的手那晚的光线。那天的月亮怎么形容呢,犹抱琵琶半遮面,就像当晚的Y。我回到家的时候爸妈都睡着了。又躲过一劫。

    7

    阿达跟我讲他又一次去上海出差。在上海的东子请他喝酒。喝多后又带他去按摩院。

    昏暗的小屋里阿达醒酒了。看着那姑娘说你有理想么,你能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干上这行的吗。据说那姑娘挺动情的跟他讲了什么家人生病急需用钱啊诸如此类的狗血故事。阿达聊了一个小时的天,又给了那姑娘二百小费。出去东子说你他妈行啊,一个小时!

    我一听就知道阿达这二货被蒙了。这小处男跟风月场的女人谈理想,真他妈的奇葩。

    我也不忍心拆穿。说这世界上,人的出身和经历大多没法控制,这叫命运。一个人选择了什么人生,只是主观上的倾向,命运的洪流最终 把她带向哪谁也拿不准。当然这世界上还有那么多脑子有病的,世界观扭曲的,好逸恶劳的,穷凶极恶的。他们灰暗的世界在他们看来那是自己的人生。你作为旁观 者就少瞎掺和了。

    阿达说看的很透彻啊。

    我说谈不上透彻,明白点,大多数问题还没琢磨透,要不能活成这怂样吗。

    8

    当我回到学校的时候,Y转学了,跟爸妈去了一个漂亮的沿海城市,只留下一封信。

    信大致表达的意思是她依然喜欢我,但是也讨厌这个她喜欢的我。她说我跟别人不一样,有想法,就像羊群里的烈马(好比喻),桀骜不 驯。女孩子会幻想和一个这样的人有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但是当深爱上的时候,会更多的考虑未来,考虑一个安全可靠的港湾,一个能栖身的家。总之一句话,我 让她很没有安全感。

    安全感。

    我不知道是我不够成熟还是在不满二十岁的我身上寻求安全感的她不够成熟。在今天看来,女孩子真的太早熟了。

    9

    百无聊赖中我开始听课。

    此时的阿达却开始焦虑,成绩下降。

    我说,我带你去爬山吧。

    10

    五月北方清晨五点多的山顶还有一丝凉气,只穿了衬衫的我们都一声不响的低头攀登,用加快血液流通来逐渐驱散微微的凉意。

    到了山顶,放眼望去,小镇笼罩在一片氤氲的雾气之中,仿佛一个睡眼惺忪的孩子,还慵懒的蜷卧在那里。东方渐亮,太阳的光亮开始攀上东方的山巅,加把劲,翻个身,就能挂上小镇的上空。

    我对还在喘粗气的阿达说你看,只有几分钟,我们就爬上了山顶,整个小镇就尽收眼底。如果仔细看,甚至能看到谁家的烟囱先冒出炊 烟,谁家的女人先出来泼上一盆洗脸水。这是一个多小的世界,你闭上眼睛,就能想出这镇子每一条街道的样子,能想出所有你去过的亲戚,同学,邻居家的房子的 形状。

    你看到山的那一边了吗?那边有另外一个世界,无边无际,充满未知。当你踏上那个世界,现在你所经历的一切会被一股又一股时间和人流的巨浪冲的杳无踪影。你才会知道我们眼前的一切有多微不足道。

    这句话我只是安慰面临高考压力陡增的他,谁知道,十年后的今天,我们都距那个小镇千里之遥。不知道是不是当时那份对未知世界的憧憬,让我们都背起行囊走到山的那面那个无垠的世界中去。

    11

    阿达如愿以偿的考上了南方的一所大学。我则选了Y所在城市的一所垃圾大学。但是我并没有像歌里唱的那样在街角的咖啡店遇到Y。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我想。

    12

    我看了很多遍凯鲁亚克的《在路上》,从没有一遍是从头读到尾的,而是随手翻开,在任意一段开始读。它 的同名电影我也从没关心过故事的连贯性,只记得开篇时一双行走的脚的跟踪镜头和货车上和农民们喝廉价威士忌唱歌的情景。

    我用了3年时间,走了很多地方。走起来就不愿意停下来。《阿飞正传里》张国荣总是讲一个无脚鸟的故事,这只鸟从出生就一直飞,一生只降落一次,就是它死的时候。我可能做不到那样,我总有一天会累的,总有一天会有牵绊。在那没来临之前,我还想走下去。

    13

    记忆这东西很奇怪,想得太多就会混。就像二次曝光的照片。今天的景象可以映射的到昨天的画面里。昨天的Y,海哥,阿达和昏暗的月色下的操场都映射到眼前鳞次栉比的高楼中。随着闪烁的灯光,昨天的影像忽明忽暗,最终不知藏在哪里,失去踪影。

    这就是人生。在你刻意遗忘的时候,它们原封不动的贮存在那里,当你把它拿出来一遍一遍回放的时候,就会有很多细节被风吹散。

    再不回来。
顶一下(74 大奖娱乐 1253113 10
最近访客

 

 

留住已经逝去的峥嵘岁月 记住曾经绽现的万种风情 在记忆即将淡漠的时候 来把这些重新回味

Copyright (C) 2008-2014 www.jue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4083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908号

绝想网友交流QQ群318103019 客服QQ 1017160561